2004年2月17日, 裴勇俊的經理人在官網宣佈3月份東南亞宣傳"醜聞"的行程落實, 包括新加坡, 台灣和香港... 對期待已久的粉絲來說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原本對我而言, 可能只是純粹一位買票進場的粉絲而已, 沒想到Kat 成立的粉絲後援會成功爭取到承辦見面會的主辦權, 而Kat 也邀請我一起參與

韓國人的作風是"皇帝不急太監急", 他們往往很遲才可以作出"重大"決定, 由經理人確認由"情牽"承辦主辦權至勇俊來港只有1-2個星期時間, 因為是勇俊第一次來香港, 作為香港粉絲代表, 我們不能有失, 而勇俊來港前, 會先去新加坡和台灣, 兩地都有當地後援會主辦見面會, 我們作為第三點, 難免會有比較, 有壓力, 這簡直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至今日 Kat 仍然是我非常尊敬的一個人, 她有很好的交際手腕, 非常有毅力, 追求完美, 事事親力親為, 還有很強的領導能力... 而且很有犠牲精神

當然, 經歷過此役後, 我不得不承認, 一個成功的後援會領導, 除了上述才能外, 還需要有"財力"

首先, 我們在勇俊下榻的酒店訂了最大的HALL, 我們希望能夠讓最多的粉絲參加, 但那HALL最多只能容納700人, 怎樣賣票才是最公平?? 經過多方討論和研究, 其實這世界不存在"最公平", 無論你怎樣做都會招人罵... 最後我們決定用最原始的方法 -- 排隊!!!

一方面要籌劃售票事宜, 另一方面又要商討見面會的內容, 這是最困難的, 但不知道是誰想出要跟勇俊開開玩笑, 我們的節目跟新加坡, 台灣那些正經八百的內容完全不同, 是一個充滿笑聲的見面會 (最後勇俊真的被我們逗到樂不可支, 蹲在地上笑倒)

我們還包了部份首映的慈善義映票, 又要安排接機, 送機... 一群人忙到不分日夜

售票前一晚已有粉絲準備徹夜排隊, 幸好沒有驚動警方 @~@

終於到了3月20日, 我們一早在尖沙咀集合, 安排數佰人上旅遊車前往機場>>>

裴勇俊原定下午3時45分抵港, 我們未到中午已經開始佔位, 但後來因班機延誤,至5時15分才到港, 我們不敢離開, 人愈來愈多, 也愈來愈擠, 至少有700人聚集在機場等勇俊出來, 由於等得太久也太擠, 大家開始缺乏耐性, 插隊擠前此起彼落, 縱使是以禮貌出名的日本人也強硬起來

那是一個非常非常恐怖的場面, 我一生也不會忘記, 由於香港機場太大, 到港後離開禁區就是沒有遮攔四通八達, 當傳出"勇俊出來了"的消息後, 大家一擁而上, 試想想數佰人四面八方一擁而上的場面... 原本安排了幾個網站送花的, 但她們都沒有機會送到花, 而是被推到勇俊與保全中間, 保全為了保護勇俊, 不惜粗暴對待接近的粉絲, 我沒看到勇俊, 只看到眾多粉絲向前擁後開始緩緩後退, 除了粉絲, 還有眾多攝記, 帶著短梯, 一邊退後一邊拍, 我真替他們抹一把汗, 我自知是一個"容易受傷的女人", 不想牽連其他人, 更不想牽連勇俊, 我一直保持很遠的距離, 隱約看到他的髮色, 我和其他姊妹失散了, 看到"人去樓空"的狀況, 有鞋子, 有剛才日本人拿著但爛了的橫幅, 甚至有眼鏡, 有袋...

第二天看報紙, 才知道當日勇俊被擠到牆角, 但仍硬撐著笑容, 一直被粉絲"上下其手" (我的姊妹們也有"下手" <.<) 在下樓梯時有粉絲從高空把花束丟在他面前 (汗)

就是這樣他經過了漫長而恐怖的道路, 我另一位剛下班的姊妹未能趕到機場, 她直衝去酒店, 剛巧勇俊到了, Kat 臨時把獻花任務交給她, 由於大部份人都在機場未能跟上, 所以我這位姊妹很幸運地成功把花獻給他 (雖然也隔著好幾個人...)

 

待續

 

今天真的很冷, 手腳都變成冰了

julidre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